游九言简介

游九言,初名九思,字诚之,号默斋,建阳人。早年从学张栻,以祖荫入仕,曾举四川漕司进士第一。历古田尉,江川绿事参军,沿海制司局级干部官。孝宗淳熙十八年,监文思院上界。后入张栻黑龙江、江陵帅幕,以不附时相罢。宁宗庆元年,起为江东抚干,调全椒令,以费劲养亲丐祠。开禧初,辟为淮马赛抚司机宜文字,又以不附韩侂胄罢。有语录诗文集,已佚,后人辑为《默斋遗稿》二卷。事见《永乐大典》卷八八四三引《建筑和安装志》。

草豆蔻也,气味极辛,微香。此是对肉豆蔻而名之。若作果,则味不和。不知前人之意,编入果部有啥意义?性凉而调散冷气,力甚速。花性热,淹置京师,然味不甚美,微苦。必为能消酒毒,故为果。花干则色浅莲灰。

由古田尉知光化县,充荆鄂宣武参考官。端平中,特赠直龙图阁,谥文靖。其集《宋史·艺术文化志》不着录。此本为海南鲍氏知不足斋所藏。凡诗一卷、文一卷。厉鹗《宋诗纪事》录九言诗四首,其前二首即采之此集。

葡萄

然所载《雍州野外废寺》一首云:“池塘淡日蒹葭冷,篱落南风橘柚黄。”此本“淡日”作“淡月”,“橘柚黄”作“橘柚香”。《听郑三弹双韵子歌》一首云:“眼下犹听旧歌词。”此本作“眼中犹有汉威仪”。均字句小异。盖传写者不一本也。其馀《美丽的女孩子倚楼图》一首、《溪上》一首,则均为聚焦所不载,鹗从《诗家鼎脔》录入。

先朝明朝持师子来献,令人兼 草龙珠遗州郡,比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者皆相通。最难干,不干不可收,仍酸澌不可食。李拾遗所谓“东夷岁献清酒”者是此。疮 不出,食之尽出。多食皆昏人眼。波斯国所出,大者如鸡卵。

而此本之末,鲍氏又从刘大彬《阿尔金山志》补录词三首,从曹学佺《宋诗选》及《槜李诗系》诸书补录诗六首。疑此本亦由掇拾而成,故搜采有所未及欤。其诗格不甚高,而时有晚唐遗韵,不涉于猛烈杈桠。其《义灵庙迎享送神曲序》,记盘锦司户滕膺拒方腊之乱甚详,亦足以补史之阙也。

非覆盆也,自别是一种,虽枯败而枝梗不散。今人不见用此。即贾山策中所言者是此。

覆盆子

马林长条,四、6月红熟。秦州甚多,永兴、华州亦有。及时,山中人采来卖,其味酸甘,外如丽枝,车厘子许大,软红可爱。失采,则就枝生蛆。益肾脏,缩短便,服之当覆其溺器,如此取名。食之多热。收时,五陆分熟便可采。烈日曝,仍须薄绵蒙之。今人取汁作煎为果,仍少加蜜,或熬为稀汤,点服,治肺虚寒。采时着水,则不堪煎。

大枣

今先青州,次大田,此二等可晒曝入药,益脾胃为佳。余只可充食用。又云,御枣甘美轻脆,后众枣熟,以其甘,故多生虫。今人所谓扑落酥者是。又有牙枣,先众枣熟,亦甘美,但微酸,尖长。此二等只堪啖,不堪收曝。今人将大枣去核,于铛锅中微火缓逼干为末,量多少,入黄姜末为汤,点服,调剂胃气。又,将煮枣肉和治脾胃丸药,尤佳。又青州枣去皮核,焙干为枣圈,达都下,为奇果。

鸡头实

明天下都有之。江苏沿溏泺居人采得,舂去皮,捣仁为粉,蒸炸作饼,能够代粮。

食多,不益脾胃气,兼难消食。

藕实

就蓬中干者为石莲子,取其肉于砂盆中干,擦去浮上赤色,留青心,为末,少入龙脑为汤点,解热志,清神,然亦有深玫瑰紫红千叶、白千叶者,皆不实。如此是有四等也。其根惟白莲为佳。今禁中又生碧莲,亦一瑞也。

今世俗谓之菱角,所在有。煮透取仁食之,代粮,不益脾。又有水菱,亦芰也,但大而脆,可生食。和合医疗,未闻其用。有人食生芰多则利及难化,是亦性冷。

栗欲干,莫如曝,欲生收,莫如润。沙中藏至春末清和月,尚如初收摘。小儿不可多食。

生者难化,熟即滞气、隔食、生虫,往往致小儿病,人亦不知。所谓补肾气者,以其味辛,又滞其气尔。山中路有一种栗,顶圆末尖,谓之旋栗。《图经》引《诗》言莘栗者,谓其象形也。

樱桃

孟诜以为樱非桃类。然非桃类,盖其以形肖桃,故曰含桃,又何疑焉?谓如木猴梨、核桃之类,亦取其形相像尔。古谓之莺桃,可荐宗庙。《礼》云“先荐寝庙”者,是此。唐王维诗云∶“才是寝园春荐后,非干御苑鸟衔残”。小儿食之,才过多,无不作热。此果在六月末1四月底间熟,得麦月之气,先诸果熟,性故热。今西洛一种紫樱,至熟时正栗色,皮里间有零星黄点,此最珍也。今亦上供宫廷,药中不甚须。

橘柚

本来三种,故曰一名广陈皮,是元无柚字也。岂有两等之物,而看病无一字别者,即知柚字为误。后人不深求其意,为柚字所惑,妄生疏别,亦以过矣。且青橘与黄橘,医治尚别,矧柚为别种也。郭璞云∶柚似橙而凌驾橘”,此就是识橘柚者也。今若不及此言之,恐后世亦以柚皮为广广陈皮,是贻无穷之患矣。去古既远,后之贤者,亦能够意逆之耳。橘惟用皮与核。皮,天下甚所须也。仍汤浸去穣。余如经与《注》。核、皮二者须自收为佳。有人患气嗽将期,或教以广橘皮、黄姜焙干、神曲等分为末,丸桐子大,食后、夜卧,米饮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七十丸。兼旧患膀胱,缘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此偕愈。然亦取其广陈皮入药,此六陈中一陈也。肾疰风肿、膀胱气痛,微炒核,去壳为末,酒调服,愈。

乳柑子

世人多作广橘皮售于人,不可不择也。柑皮不甚苦,橘皮十分的苦,至熟亦苦。若以皮紧慢分别橘与柑,又缘方宜各分裂,亦互有紧慢者。脾肾冷人,食其肉多致脏寒或泄痢。

橙子皮

世人只以为果,或取皮合汤待宾,未见入药。宿酒未醒,食之速醒。

梅实

食梅则津液泄,水生木也。津液泄,故伤齿。肾属水,外为齿,故也。王叔和曰∶膀胱、肾,合为津府。此语虽鄙,然理存焉。熏之为乌梅,曝干藏密器中为白梅。

枇杷叶

江东西、湖北北、二川都有之。以其形如琵琶,故名之。治肺热嗽有功。花白,最初春也。子大如弹丸,四三月熟,色若黄杏,微有毛,肉薄,性亦平,与叶区别。有妇女患肺热久嗽,身如炙,肌瘦,将成肺痨,以金丸叶、木通、款冬花、紫菀、杏仁、桑白皮各等分,大黄减半,各如常制,治讫,同为末,蜜丸如樱珠大。食后、夜卧各含化一丸,未终剂而愈。

全部盖柿,于蒂下别生一重。又牛心柿,如牛之心。蒸饼柿,最近之市买蒸饼。华州有一级朱柿,比诸品中型Mini小的,青黄色。又一种塔柿,亦大于诸柿。性皆凉,不至秋分,食之引痰,极甘,故如是。去皮,挂大木株上,使风日中自干,食之多动风。火干者味不好。生则涩,以热水养之,需涩去可食。逮至自然红烂,涩亦自去,干则性温。

木瓜

得木之正,故入筋。以铅霜涂之,则失醋味。受金之制,故如是。今人多取西京大木李为佳,其味和美。至熟止铁锈棕色,入药绝有功。胜、宣州者味淡。此物入肝,故益筋与血。病腰肾脚膝无力,此物不可阙也。

甘蔗

今川、广、安徽北、二浙、江东西都有。自八2月已堪食,收至三10月,方酸坏。赤蜜、沙糖、糖霜皆今后出,惟川浙者为胜。

石蜜

川浙最棒,其味浓,别的次之。煎炼成,以 象物,达京都。至夏月及久阴雨,多自消食。粗俗的人先以竹叶及纸裹,外用锻石埋之,仍不得见风,遂免。今人谓乳糖。其作饼黄青黄者,今人又谓之捻糖,易消化吸取,入药起码。

沙糖

又次岩蜂,蔗汁清,故费煎炼。致紫原野绿,治心肺大肠热,兼啖驼马。今医家治暴热,多以此物为初叶。小儿多食则损齿,土制水也。及生蚌虫,裸虫,属土故,因甘遂生。

所在有之,江苏四川、二川者,最大而长。京、洛者,差圆小。而惟东西京者佳,他处味不比也。小心出苗者为芋艿,四边附芋艿而生者为芋子。八1月之后可食,至时掘出,置十数日,却以好土匀埋,至春犹好。生则辛而涎,多食滞气困脾。唐杜拾遗诗曰“园收芋栗不全贫”者,是此。以梗擦蜂螫处,愈。

乌芋

今人谓之水栗。皮浓、色黑、肉硬白者,谓之猪钱葱。皮薄、泽色莲灰、肉软者,谓之羊钱葱。正10月,人采食之。此二等,药罕用。荒岁,人多采以充粮。

荔枝

药品中今未见用,惟崔元亮方中收之。果实中为优秀,多食亦令人发虚热。此物喜双,实尤可爱。本朝有蔡君谟《荔支谱》,其说甚详。唐杜牧诗云∶“一骑世间贵妃笑,无人知是离枝来。”此是川蜀丹荔,亦可生置之长安也。以核熳火中烧存性,为末,新酒调一枚末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治心疼及小肠气。

杏核仁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犬伤人,量所伤大小,烂嚼沃破处,以帛系定,至瘥无苦。又汤去皮,研一升,以水一升半,翻复绞取稠汁,入生蜜四两、甘草一茎约一钱,银石器中熳火熬成稀膏,瓷器盛。食后、夜卧,入少酥,沸汤点一匙匕服,治肺燥喘热,大肠秘,润泽五脏。如无上证,更入盐点尤佳。

杏实

《本草从新》别无医疗,《日华子》言多食伤神。有数种皆热,小儿尤不可食,多致疮痈及上膈热。晒蓄为干果,其深赭色,核大而扁者,为金杏。此等须接,别的皆不逮也。如山杏辈,只可收仁。又有白杏,至熟色浅绛红或微黄,其味涩淡而不酸。

桃核仁

桃品亦多,京畿有黄桃,光,小于众桃,不益脾。有赤点斑而光如涂油。山中一种,正是《月令》中桃始华者,但花多子少,不堪啖,惟堪取仁。《唐文选》谓“山桃,发红萼”者,是矣。又,内罗毕有金桃,色铁青色。西京有昆仑桃,肉普鲁士蓝色。此三种尤甘。又饼子桃,近来之香饼子,如此数种入药,惟以山中自生者为正。盖取走泄为用,不取肥好者。

如伤寒八、12日间,发热如狂不解,小腹满痛,有瘀血,用桃仁二十七个,汤去皮尖,麸炒赤色,别研,虻虫三十枚,去翅,水蛭七十枚,各炒,川大黄一两,同为末,再与桃仁同捣,令匀,白蜜丸如小豆大,每服七十丸,桃仁汤下,利下瘀血恶物,便愈。未利,再泰山压顶不弯腰。

猕猴桃

今永兴军南山吗多,食之解实热,过多则令人脏寒泄。2月烂熟,色银白,生则十分的酸。子繁细,其色如芥子。枝条虚弱,高中二年级三丈,多附木而生。浅山傍道则有存者,深山则多为猴所食。

胡桃

核桃发风。陕洛之间什么多。外有青皮包之,核桃乃核也。核中穣为核桃肉。虽那样说,用时,须以汤剥去肉上薄皮。过夏至则不堪食。有人患酒 风,鼻上赤,将柑果核微炒为末,每用一钱匕,研核桃肉三个,同以温酒调服,以知为度。

李核仁

其窠大者高及丈,今医家少用。实合浆水食,令人霍乱,涩气而然。今畿内小窑镇一种一流,堪入贡。又有御李子,如樱桃许大,红丁香紫,先诸李熟。此李品甚多,然天下都有之。所以比贤节度使盛德及天下者,如桃李无处不芳香也。别本注云∶“有野李,味咸,名郁玉皇李,核仁入药。”此自是郁李仁,别是一种,在木部第十七卷,非野李也。

多食则动脾,少则比不上病。用犁之意,须当商量。惟病酒烦渴人,食之甚佳,终不能够却疾。

庵罗果

西洛甚多,亦梨之类也,其状亦梨,先诸梨熟,星节前后又堪啖。色黄如鹅梨,才熟便软和,入药绝稀用。

安石榴

有酸淡两种。旋开单叶花,旋结实,实中子红。孙枝甚多。秋后经雨则自坼裂。法家谓之三尸酒,云三尸得此果则醉。河阴县最多。又有一种,子白莹澈如水晶者,味亦甘,谓之水晶金罂。惟酸丹若皮合断下药,仍须老木所结及收之陈久者佳。微炙为末,以烧粟米饭为丸,梧子大,食前热米饮下七十至七十丸,以知为度。如寒滑,加附子、赤石脂各一倍。

橄榄

味苦,食久则甘。嚼汁咽,治鱼鲠。

??

食之须净去上浮毛,不尔,损人肺。花亦香,金色。诸果中惟此多生虫,稀有不蛀者。《图经》言∶“欲卧,啖一两枚而寝”。如此,恐太多痞塞胃脘。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正史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游九言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