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棚的遗孀

有时候,吓人的故事总是一段故事,即使再怎么听也是一个吓人的故事,至于这个故事吓不吓得了人,那还听这人说话的技巧。

(一)

看你唬不唬得了人。

每天傍晚,是我恐惧的时候,因为我要去迎接回家的父亲。我害怕,不是因为父亲没刮他那长满胡茬的脸,而是去接他的必经路上有一间茅草屋,茅草屋里住了个寡妇,一个被让母亲露出鄙夷神情的寡妇。

唬得了人的那个自然是好故事,那唬不了人的呢?

我没有亲眼见过寡妇长什么样,对于她长相的初次勾画,来源于比隔壁阿哥。

那自然就是我以下这个故事了。

他咬着狗尾巴草,蹲在台阶上,一本正经跟我说那寡妇克夫,我问他什么是克夫,他也解释不清楚,只说是听他父母说起的。我跑去问母亲,母亲也不告诉我,搪塞我道小孩子去哪听这词。

故事发生的时间是在18年前的一个春天。

我心念,去哪听说,还不是从你们大人口中听说。

南方的春天带着雨,带着冷。有时候小雨下来,就跟水库开了水闸一样,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

后来,我将我的疑问告诉了小伙伴,他们当中有跟我一样还没上小学的小屁孩,也有已经去县里读过初中的放牛小伙。

这里有一个地方叫小丫村,据说曾经出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叫小丫,这个小丫后来得到成了神仙,而此后这里便被叫做小丫村。

他们说克夫就是把自个丈夫害死的意思,我点头,感情茅草屋里的寡妇是个杀人犯。

可是传说是多么神气的村子却是一个闹鬼专业村,这又要从何说来呢?

再后来,我学会把疑问藏在了肚子内,可没等到它烂在肚子里,我就已经从村里的闲言碎语中拼凑出了葛红的故事,寡妇的故事。

那还得从这村里一黄姓人家黄颖祯说起。

(二)

黄颖祯说了村里人大伙可能不认识,但是说起黄初发却十里八乡没有人不知道的,怎么说,原来这黄初发是做豆腐的,黄初发的豆腐早些年卖得便宜,而且这豆腐又确实好吃,所以个个都来买他的豆腐,说着他豆腐好吃,人品又好,索性又给他介绍了隔村的大美人王晓月给他。

张宇,是我们村里有名老实人,他按时耕地、按时牵着老牛去喝水,天生一副憨厚样,连见到我们这些小娃娃都笑呵呵。

至此后那村里人还有哪个不认识他黄初发的啊。

葛红是张宇老婆,也是村里来的第一个外姓人,村民都们说她是被买来的媳妇,当然,她究竟从何而来,没有人去找过答案,毕竟庄稼人务农还来不及,哪有闲心去管那破事。

而说到这个黄颖祯,她也就是黄初发与王晓月生的女娃。

他们是多久结婚,村里人也不大清楚,甚至隔壁阿哥父亲说他们压根没结婚,因为他连酒席都没吃。但葛红何时成为寡妇,阿哥父亲倒记得十分清楚,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寡妇的模样,她漂亮,眼睛有神,嘴巴小巧,脸蛋红彤彤。阿哥父亲乐呵呵说那女人屁股大,一看就好生娃。

而这个要说村里这闹鬼怎么跟这女娃搭上关系,那就要从她出生那天说起咯。

一桌酒席,勾住了村里好些老汉的魂。

黄颖祯临盆的前一晚上,那村里来了个道长叫做壮丰。

还未到一个月,寡妇不再是寡妇了,葛红再婚了。再婚的对象是村里有名的大户,按理说,大户哪看得上她呀,于是有人说,她是狐狸精,是专迷男人的魂。

人一听名字,装疯装疯,敢情是个疯子。

葛红不在意村里的风言风语,每天和大户过着自个小日子。暖和的时候,拖个靠椅,翘二郎腿,在院子里嗑瓜子。天冷,早早钻进被窝,等大户回家。

有人问这道士为什么要来他们村,那道士壮丰叹了口气说道:“我夜观天象,察觉天煞星有所异动,所以就掐指一算,算出今日必有天煞投生!”

好日子过了有两年了,快到头了吧。

当时有的老人被他这么一唬便赶忙问道:“那请问天煞星所降何方?”

不久后,起夜的村民会听到女人的哭叫。起初只有少数人听到,后来扩大到了整村人。村长架不住闹腾,请了个远近闻名的道士,那道士说是属于狐狸精的叫声,于是迷信的女人不再让自家男人晚上出门。

他淡淡说道:“天煞星今晚就要出世,如若我没有猜错,此人必定是来自东南。”

哭叫断断续续停了,来得怪去得怪,停的那天,大户死在了自己家里,寡妇再次成了寡妇,母亲说是那狐狸精吸走了大户的阳气。

“那个……咦,不是初发他家么?”其中有一位老者眯着眼睛说道。

一连村里死俩人,搁谁谁也受不了,逐渐有人让寡妇搬出村子,说只要寡妇一天在,村里就不得安生。

“唉,天煞星一出生,这村子怕是无宁日啊。”那道士叹了口气。

等到村长找到大户家时,才发现她搬回了茅草屋里,由于离村子有段距离,也就由她去了。

当时很多人一听这话都笑了,“生一个女娃,还永无宁日,那初发家生个男娃那岂不是东海又要翻了。”

(三)

“对对对,把哪吒给生出来的。”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我没见过寡妇,没见过狐狸精。我撺掇隔壁阿哥陪我他一同去。

众人哈哈大笑,没人去理会这壮丰道人的话,还笑称他“丰”道士。

走在路上,我腿止不住颤抖,感觉随时都要尿了出来。隔壁阿哥倒显得十分镇定,安慰我说狐狸精不会迷惑女人。

这个叫壮丰的道士一见没人信他,结果你料他,大叹口气,说了声“再会”便飘然离去。

夜晚,天空中有着无数星,凭着月光,我哆哆嗦嗦逐渐靠近了那间茅草屋。

后来,初发的女娃颖祯还真生了下来。

茅草屋里没有亮灯,有奇怪声,隐隐约约能分辨出是一个女人的哭喊,我想起那道士口中的狐狸精,啊了一声,那哭声也消失了。四周静悄悄,我能感觉一股暖流顺着我的腿流了下来。隔壁阿哥捂住我的嘴,拉着我头转头就跑。

那时候,虽然说很多人对这道人的话耿耿于怀,可是过了好多天,不见着出事,人们渐渐就把这话给忘了。

我看见了,我看见茅草屋的门开了,可我看见匆匆从门而出的人是不是寡妇?

可是真是天不遂人愿啊,就在女娃出生的第七天,村里便连续出现了两家人出白事。

(四)

说来也怪,死的还居然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年纪轻轻,看起来也不多像有病,可是就这么给死了!

隔天去学校时,我发现寡妇门前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十分诡异。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我将此事告诉了母亲,母亲指着那方向破口大骂。

村里人大都也有些猜疑,可是这意外也是会有的,所以也就没人瞎提和。

即使这样,我仍能看见那诡异的身影,后来母亲叫隔壁阿哥送我上下学,说来也怪,只要阿哥在,那影就没了。

不过后来事情却越来越怪,当是村里有个黄三婶,跑去村里的小溪里洗衣服,洗着洗着,她说从水里冒出一只手,死命地想把她往下拉,还好她激灵,当时就把她的红内裤(鬼怕红内裤,尤其是带处子血的红内裤!)往下扔,这才得救。

某天,我被老师罚站,等到我出校门时,才发现小伙伴们早就走了,偏偏阿哥今又有事,我边嘀咕边走着,不一会,察觉到后面的脚步声。

那个可把她吓了魂飞魄散。

我加快了步伐,那声也加快了,我跑了起来,那声也跑了起来。我多希望看见一起回家的同伴,我会不会被拐去给别人当小媳妇,或者直接死掉。

这一在村里传开,这闹鬼的事就越来越悬乎。

我打算拼死一搏,转身,没有想象中的大汉,是一个女人,她大概没料到我会停下来,一愣,笑了笑。她长得真好看,要是我长得那么好看,班长定会喜欢我。

可是,你也知道初发这人老实,他每天都抱着他女儿到处逛,村人看初发他都没事,这煞星的传闻也就暂时性被人给压了下来。

她走上前,半蹲下来,摸我的头,往我手里塞了两颗糖果,陪我走了好大段路,等我看到村头屋子时,想回头与她说声,才发现她不见了。

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这事可就真的把村里人惹得怕了。

定是神仙吧,来保护我的仙女。

这事还是村长给说的,那更加是有说服力了。要知道村长这人一向都是有事说事,从来也不扯犊子,所以这才会把人给吓着。

(五)

那是一个早晨时分,天还灰蒙蒙的,村子一大早就赶着去开会,那时候村里面还没啥灯火,村长只能自己打着个老式手电筒在村里摸着路,这村长要到那村委会,还要从经过初发家。

我克制住了年少的好奇心,准确说是不敢再去踏足那间茅草屋,渐渐长大,按部就班去县城读书,开始了住校生活。

那时候,村长小步小步地走,就在经过初发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见一个白影从初发家门口游荡,村长以为是小偷,刚要喝住他,噔时间就差点就把村长给吓晕了过去。

我逐渐淡忘了茅草屋,忘了住在那里的寡妇。

天啊,那白影确实是个人影,可惜,那人却是飘着,两只脚没着地的。

等到我再想起,问隔壁阿哥时,他咬着狗尾巴草,对我说寡妇早就走了。

这个给村长一说出来,这时候村里人再也忍不住了,纷纷都说着要去讨伐这黄初发,说是非得把他的女娃黄颖祯给弄死。

没人知道她是死是活,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正如她来时一样。

这么一来,晓月作为颖祯她娘,算是哭得死去活来,而初发也最疼这女儿,他哪里甘心啊,弄着差点跟村里人反了脸。

等到房子荒凉,看不出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时,我从醉酒的村长口中听到了寡妇的某些故事。

后来有一次村里人乘着初发和王晓月不注意,偷偷把黄颖祯抱到村里最近一条河里准备把她给淹死。

比如那哭喊声来自寡妇,她不是狐狸精,那是女人本能的哭喊,是哀嚎。她的丈夫在殴打她,因为她肚子不争气,因为她早些年为了保命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就在那危险时刻,那个道士壮丰却又再次出现了。

比如那晚,我和隔壁阿哥去茅草屋的那晚,那哭喊来自寡妇,那是女人的哭喊,是求救。因为村长企图侮辱她,因为他有权利让她离开。

他拦住村里人说道:“天煞星,天生便是惹脏东西的主,可是也是克制脏东西的主,如果把她给杀了,那就麻烦大了。”

比如这些,村里人都知道。

村人那时候也是情急,很多人便问那“丰”道士,说的怎么办。

那“丰”道士说先把孩子还给黄初发,他说他自有办法。

当时,村里人自然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说话灵验倒是让人很信服,于是村里人就把孩子还给了初发。

那道士说来也怪,头一天过去,什么也不做,整个人就呆在村里的一棵老槐树下喝茶。

村里人不解的多的是,可是,那道士就是不解释。

到了第二天,有人说在那树下看到有几条人影,不,应该说是鬼影和那道士说着话。

村里人都怕啊,都去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士咧嘴一笑,说他是驱动道法把天煞星给引了出来,要她保护这个村子的安危。

村人听了大悦,纷纷对这个道士道谢。

可惜那道人婉言谢绝走了。

而自此后也没再发生一些闹鬼的事。

小丫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大全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杂说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草棚的遗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