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尸体,死亡归来

凌晨十二的点的北京,街道上还是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城市的美好,以及生活的蒸蒸日上,并没有改变死亡之神的光顾。

站在大厦上面的一对情侣,陈晓和阿斌安安静静这看着这一世界的繁华,而女的却没有多大的表情。他们手牵着手,准备在再一起度过人生的最后一程,相爱的俩个人继续走最后的一段路。

刘军和刘民两兄弟一同来工地打工。刘民学过一阵子厨子,就在食堂给大伙儿做饭。

早在一年前女孩确诊出了白血病,因为病情恶化的比较快,所以在这一年期间都在接受化疗,曾经的花容月貌,在如今开来,就像一朵将要枯萎的花一样,花容失色。

然而今天早上,刘民做饭时失足掉到了大锅里,沸腾的开水很快淹没了他。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骨髓捐赠者,希望是越来越加的渺茫了,女孩受不了化疗的痛苦,以及日益变形的身材。

当刘军在病房门外看到浑身是伤的刘民,已经分不清这是不是他的弟弟。想到兄弟俩自小失去双亲,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在大城市找了份能糊口的工作,现在弟弟却伤成这样,刘军抱着头在病房外面失声痛哭。

一头乌发变成了光头。而在这个月,被医院告知,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希望她好好走完最后的人生。

夜深了,刘军坐在弟弟的病床边,这一天的奔波,疲惫的他经不住困意,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之所以啊斌和陈晓站在这高楼大厦上面,看看这布满霓虹灯的世界,只是为了在再一起回忆拥有的过去,他们太相爱了。所以男孩决定陪着女孩一起走向另一个世界。

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刘军感觉到弟弟的床一阵晃动,他惊醒了,光线模糊的房间里,一个黑影正弯腰看着弟弟。

而女孩害怕孤单,这是男孩知道的,所以男孩提出这个要求女孩没有拒绝,而她的内心也得到了一些慰藉。

刘军发现这个黑影缠着绷带,禁不住喊了一声:谁?

凌晨一点,世界还是照常转动着,还是那么的美好,却与他们没有关系了。

那个影子吃了一惊,扭头看向刘军。这一看,把刘军吓个半死,那个影子不是别人,正是弟弟刘民。光线虽然很暗,但足以看清那人满脸都是吓人的烫伤疤,甚是可怖。

他们拭目相对,在一声巨响之后,两个人坠入到了地面。两个人掉在了大厦下面的草丛里。而他们的手用手铐紧紧的靠在了一起。鬼姐姐www.

刘军下意识地去摸床头灯,那影子迅速地靠过来,顿时一股子腐肉和药水味扑面而来。

路边的人看见了这一幕,纷纷围了上来,有人报警有人叫救护车。不一会警察和医生就都来了。

刘军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就被那影子狠狠一击,晕了过去

人们取下了陈晓和阿斌的手铐,将两个人送进了医院。

等刘军醒来,周围人声嘈杂,医生告诉他,刘民去世了。

经过抢救后,男孩活了过来,而女孩死了。将要被推进殡仪馆的陈晓,睁开了她的眼睛,眼里透着血,恶狠狠的瞪了护士一眼,吓的护士以为看错了眼,连忙将白布盖上。

就这样女孩被孤零零的推进了那个冰冷冷的太平间里。

第二天刘军开始整理弟弟的遗物,忽然听到病房外一阵哭泣声。

阿斌还在昏迷当中,但是还是没有脱离危险。

他走出去,发现一个小护士正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埋头哭泣。刘军走近她,女孩抬起头,刘军认识她,正是早上给弟弟换吊瓶的那位。

因为阿斌的血型不是一般的血型,而医院的库存缺乏,所以正在动用一切的力量寻找这种血型,男孩女孩的父母都在医院,本来将要成为亲家的两家人因为这件事产生了误会。

小护士叫王晓红,她刚进医院工作没多久,就被安排照顾刘民。小女孩天生胆小,见到刘民身上的伤疤,又害怕又恶心,晚上她趁刘军睡熟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想调整下心情。等她回来,发现刘民已经咽气,刘军也昏迷不醒。由于自己的疏忽,才导致刘民未能及时得到急救而去世,她感到很内疚。上级领导也给她开出了处分的通知。

都以为是对方的孩子将自己的孩子带向了死亡之路,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都在等待着男孩的苏醒还事件的一个真相。

刘军安慰她:其实,昨天看到我弟弟伤成那样,我知道要治愈已经没啥希望了,他去世跟你也没多大的关系,命里的事儿吧。人死都死了,别担心,明天我找你们院领导说说,就别处分你了。

终于在几天的努力寻找中,有四名志愿者符合血型愿意来医院进行配合。就这样男孩的生命有了转机。

和王晓红聊了一会儿,刘军忽然问道:昨夜,你有没有听到我弟弟病房里有什么动静,或是见到什么奇怪的人进来?

脱离了危险。但是由于脑部受了伤,还没有清醒过来,而有可能会暂时性的失忆。

护士摇摇头,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守在病房外,而是到花园里走了走。

太平间的夜好凄凉,谁也不知道女孩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事实的结局没有达到女孩想要的结果,她恨透了那些自愿者,以及救治他们的医生,同时她也感伤为什么他没有实现他的允诺,自己抛下了她独自活了下来。

刘军迷惑了,难道是幻觉?可腐肉的味道还有那一记重拳,不像是假的!

女孩越想越不甘心。嗖的一声,她从那张冰冷的床上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出了房间。她来到了阿斌的床前,静静的看着阿斌熟睡的脸发呆。

弟弟的尸体停放在太平间,刘军为弟弟买了一身寿衣,不准备办丧事,直接就火化。

眼神中透露着异常的忧伤和孤独,最后还是和阿斌相隔两个世界,而想想阿斌的父母将有可能会来,所以她恋恋不舍的离开的阿斌的病房。

他走到太平间,发现门虚掩着,探头往里一看,发现一个男人正弯腰看着弟弟的尸体,手里还在做着什么。

就这样陈晓穿着病房里的衣服,在医生护士的眼皮下消失了。

刘军悄悄地走到这人身后,这人正俯身用刀子割着弟弟脸上的伤疤。因为太全神贯注,那人也没感觉到刘军就站在身后。

第二天,医院和女孩家属准备将陈晓的尸体火化的时候发现她的尸体不见了,而调出的监控器将众人吓了一跳,是陈晓没有错,她还活着吗?

刘军揪起这人的衣领,对方也很灵敏,一个反手把刘军推开,扭身就跑出了太平间。

女孩的家人亲属都觉得这不可思议,他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想尽快找到女孩。于是将这件事交给了警方处理,医院外方的监控器女孩一直没有出现过。

刘军赶紧追了上去,可追出了大门,那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只有来往的几个护士在走廊上奇怪地看着刘军。

女孩极度的怨愤,将这一切的罪责都归咎于四名自愿者身上,她需要她们的陪葬。于是她开始一个个的寻找她们的身影。

很快,她找到了a,a是一个女大学生,正在读大三,就在a独自会宿舍的路上,陈晓跟踪了她,就在一个拐角处,将a拖住了,掐着a,就这样a渐渐的没有了生命迹象。

刘军为弟弟穿好衣服,回到病房处,看到那个小护士正安抚一个老太太。

留下了一句话,谁让你们多管闲事,过了不久,a的尸体被路过的同学们发现了。死者a,脸色苍白,面目狰狞,眼角留下丝丝血迹,死不瞑目。

小护士见到刘军,走了过来,将他拉进旁边的病房,刚进去,她的泪水立即涌了出来:刘哥,求您件事,您一定要答应。刘军点了点头。

很快警方来调查了,而这一带没有监控器,但是其他的监控器下却发现了陈晓的踪影,而留下的字迹和指纹可以判断这是陈晓干的。

我哥哥刚刚出了车祸,脑袋都被压扁了。我母亲知道了,可我没告诉她哥哥的尸体是残缺的,只说他是得了急病去世的。母亲要是知道哥哥死无全尸,肯定受不了打击,因为在我们那边风俗里,死无全尸是一种极其见不得人的事情。王晓红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很为难地看着刘军,您弟弟和我哥哥的身形挺像的,所以我想用他的尸体顶替一下,让我母亲见他最后一面,刘哥,求求您了。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就在警方还纳闷的时候,相隔一个小时候,又一起的命案发生了。

刘军这人心软,见不得人流眼泪,他顿时酸楚得要落泪,可还是心存疑虑:难道不会被伯母发现?

杀人的手法相同,使得警方有了些察觉,但是没有想到陈晓动作这么快又杀了剩下的两个人。

王晓红解释:哥哥很早就离家,我母亲好些年都没见过他了,而且她现在双目失明,所以

而警方根据医院提供线索这些都是志愿者,同时也是为嫌疑人和其男友提供血液的人。

刘军答应了她。片刻后,她就扶着母亲走进了太平间。不一会儿,从里面传来断续的号哭声。之后,她扶着母亲离开

就在大家不解女孩这么做的时候,发现了她的身影,陈晓在阿斌的房间,拉着她的手。然后消失了。

刘军忽然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他向王晓红打听,最近医院里有没有奇怪的人出现,又描述了那人的相貌。

查看更多:《恐怖鬼故事大全

王晓红摇摇头,但刘军发现她闪过一丝犹疑的神色,对她说:希望你别骗我,我觉得那是个虐尸狂人,可能很危险。我弟弟已经去世了,但我不希望其他人受到伤害。

王晓红叹了口气,说:没想到,还是连累了你们。

原来,王晓红的哥哥并不是因为车祸去世的。她哥哥是个逃犯,前几天,他回来自首的路上,被同伙抓住,争执之下,哥哥被同伙击毙了。哥哥离开那个不法集团之前,拿走了不利于他们的证物,那些人不知道哥哥把资料藏在哪里,所以一路追到了这里。

据她猜测,哥哥很可能在对峙的时候,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就将那个证物吞进了肚子。后来警方接到报案,发现了尸体,就暂时将哥哥的尸体寄放在这个医院。所以她很怀疑,哥哥的同伙会来这里寻找哥哥的尸体,想必是自己对刘民的尸体多了些关照,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以为这具才是哥哥的尸体。 说到这里,刘军这才明白,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想用刀子检查一下那些烫伤疤是不是真的,怕是在用假的烫伤疤掩藏哥哥的真身。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杂说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疯狂的尸体,死亡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