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灵异故事之明月里

真的不能再低了?少年的脸庞被夕阳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面孔的线条极其深刻,像是希腊神话里的太阳神阿波罗。 见面前的人不住摇头,少年咬咬牙离开,却在转身走出去一百米时返回来。跺跺脚,深深叹口气,算你狠。 极不情愿地从街边算命老头手里接过一只破破烂烂的盒子,左看看右看看,在目光触及盒子上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后松口气,随即把盒子紧紧抱在怀里,从钱包里抓出五张百元钞塞到老头手中。看着老头对着太阳挨个儿辨别钞票真伪,少年哼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老头随手甩开手中的钞票,眯着眼睛盯着少年越走越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见他走远了,老头站起身来大吼:五百块钱买个人还算贵吗?还是你青梅竹马呢!偏偏远处的少年拥有极佳的听力,转过身对着老头怒目而视:我还是你孙子呢!赶明去问问我爸,他是不是你亲生的!哼! 老头子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拿手的每日一撒泼。 我孙子不要我了,儿子也不养我。我整天一个人风吹日晒的,连大宝都没得用。不肖子孙啊! 远处的少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看着越来越多的热心观众聚集在自己爷爷身边,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和这老头过不去。万一这群观众中有个报社啥的,估计明天他和他爸俩就成负面明星了。再万一被某些人士一炒作,说不定再冒出个爷爷门!少年想着想着,觉得一阵恶寒,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去架起自家爷爷一溜烟跑掉了。留下一群热心观众在原地发呆:这就完了? 少年帮自己可恶的爷爷打好出租车、买好肯德基全家桶外加必胜客的比萨后,老头终于决定听他一次,安心回家。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少年这才发觉天已经彻底黑了,于是匆匆买了束白百合,急匆匆地奔向医院。那个地方,像是有人不小心打翻了白色的颜料盒,白得扎眼。偏偏是她最爱的颜色。 筱娴昏迷的第五天。今天也要换上一束新鲜的白百合呢! 少年坐在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人苍白的脸。叹口气,打开盒子拿出绒毛陈旧的泰迪熊,竟紧紧抱在怀里睡过去了 【请问你不是泰迪熊吗?】 这条街上的风总是很冷的,特别是在街道空荡荡的时候。夏安瑾肩上很无羞耻地挂着一只胡萝卜形状的书包,踢踢踏踏地往前走,无意间发现路灯下的影子不止她一个。 夏安瑾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身后的那家伙,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继续走。却在几近拐弯处停下来,趁四下无人恶狠狠地踩它几脚。 然后像是解决掉长期便秘的人一样满心欢喜,踢踢踏踏接着走。 夏安瑾拐了十几个圈子,满以为能把尾随自己的那家伙甩掉,却偏偏在自我感觉最良好的时候回头看见它依然紧跟着自己。呵,彻头彻尾的失败感啊! 夏安瑾走到离家最近的那个街口,低头看看跟着自己一路走来的跟踪狂,再次叹口气。伸出手戳戳地上惬意趴着的某只,瞪大眼睛:请问,你不是泰迪熊吗? 那地上的某只竟然在此时有了气节,哼出个鼻音丢给她。 夏安瑾很不满,严重不满。 今天她竟然被一只泰迪熊鄙视了!!!并且那只泰迪熊脏兮兮的,绒毛陈旧得几乎看不出应有的光鲜! 夏安瑾很生气,后果不用猜。在她的拳打脚踢下,泰迪熊大吼一声:我要找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夏安瑾一脸黑线:毛绒玩具与野生动物?随即伸手去抓泰迪熊,泰迪熊想躲开,却是没有力气,只能被夏安瑾牢牢抓在手里。 夏安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甚至想扒开泰迪熊的衣服,却在没来得及实施的时候被泰迪熊咬了一口,搞不懂没有牙齿的毛绒玩具正在做什么,夏安瑾低头看看它,泰迪熊怒目而视:色女!变态!死变态!活变态! 夏安瑾倒吸口冷气,这泰迪熊难不成以为她夏安瑾要调戏它,一只毛绒玩具? 夏安瑾不理它,继续在它的绒毛里翻。 在泰迪熊觉得自己快被折磨死的时候,夏安瑾突然骇人地大笑:我就说嘛,我是天才。你果然是我们家做的玩具。 泰迪熊很无奈地看着这个疯子,打了个哈欠,随即蠕动着扭到夏安瑾肩膀上。

        清明时节雨纷纷,披着细密柔软的春雨,带着后院桃花胭脂般的粉红,田野旁油菜花甜蜜似的清香,还有三爸家院前榆钱翡翠般的嫩绿,我踏上了返回西安的高铁。

                                                                                                    回乡祭祖

        每年清明我都要回趟家乡,祭奠祖先。其实于我而言就是给爷爷上坟烧纸,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爷爷是最有温度的祖先,他曾经在我的生活中留下欢声笑语,也曾走过门前的小路去送我上学,并不是石碑上一个个冰冷的不曾谋面的名字。爷爷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关中老农民,黝黑的皮肤,深邃的眼睛,一年四季基本都是留着光头!偶尔头发长长了,我会摸摸他的头发,戏谑地说:“这个老头的头发长了哦!”爷爷只是不说话,眯起眼睛,露出憨厚、慈祥的微笑。奶奶看见了,瞪着眼睛呵斥我说:“你看看,没大没小!”我偷偷得吐个舌头,慢慢地,我习惯用“这个老头”来称呼爷爷,奶奶听了也是笑笑,没有再呵斥过我。

          爷爷在我考上大学那年生病去世了,享年七十七岁,记得查出爷爷得了癌症的时候,我连续问了几遍,因为实在不愿意相信,但是看着爷爷越来越瘦的身体,我知道他是终究要离开的。记得他从医院回家修养,医生已经说了让准备后事,但是家里人并没有向爷爷说明他的病情,就说是慢慢就好了,记得他最后那段日子里,我没事了会坐在爷爷床前跟他说话,他非常配合治疗,恨病吃药,他跟我说过段时间他就好了,他还想到地里转转,还想着到地里干活,还想着……他一直抱着生的希望,但是疾病没有给他机会。

           他去世的前段时间爸爸一直晚上守着爷爷,爸爸睡在炕上,爷爷睡在房子中间的一个单人钢丝床上,有天下午我去看爷爷,跟他聊天,爷爷告诉我,晚上的时候他有时候浑身发烫就像是大火在烧一样,这个时候他就用一双手紧紧地抓着钢丝床的床头,冰冰的会舒服一点,有时候又突然觉得很冷,恨不得盖十床被子,冷热交替特别难受,晚上睡不着,但是他觉得爸爸白天在干活,不忍心叫醒爸爸,而且他也知道爸爸醒来也没有作用,所有的病痛都要自己承受,告诉别人也是徒增烦恼,自己要忍着,他觉得自己可以战胜病魔!爷爷在病床上时,思想意识一直很清晰,他的儿子、女儿、媳妇、孙子、孙女都很好,只是在难受的时候会骂奶奶,奶奶也就当是没有听见,任由他去,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在别人面前爷爷一直是一个值得尊重的长辈,但是他也有难受、痛苦的时候,他不能责怪任何人,此刻他选了一个最亲密、最信任的人,在她的面前他放下所有的面具,像个孩子一样发泄自己的坏情绪。

          还记得爷爷去世前时,我高考的通知书已经接到了,他听到了很高兴,觉得我比别人考得好,她们都考的地方都在外地,虽然说都是本科,但是他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我能考到西安,就是比他们都好,可能在“那个老头”的心里,他觉得西安是他所知道的好地方,其他的地方他也没听过,而且他孙女肯定要比别人考地好,是不是很可爱?

         最终他还是没有熬过那个暑假,记得那天中午回家就去看爷爷,他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还聊了几句,但是那天明显地意识不太好了,知道是我去了,也问了哥哥,还叫了大姑的名字,然后指着门说:“把门开开!”我看了看说门开着呢!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情,奶奶说可能是要走了,让我们给他开门呢!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一会儿的时间,家里来了很多人,说是爷爷不行了,我看见他还跟原来一样像睡着了似得躺在小小的钢丝床上,没有人伤心痛哭,大家都在忙着找东西,我蹲在钢丝床旁边看着“那个老头”,我摸了摸他的头,发现头发长出来了一些,有硬硬的茬。奶奶说爷爷的头发太长了,不能让这样走,应该给剃个头,又说人已经咽气了,怕别人觉得晦气,最后四爷爷家的姑父给爷爷来剃头,因为是自己人也没有什么忌讳的,我一直在旁边扶着爷爷的头,他还是有温度的,温温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我摸着他的脸,来回抚摸着,心里想着“这个老头,睡着了吧!”姑父剃头的时候一不小心,爷爷耳背处破了一点,鲜血立即流出来了,赶紧擦了一下,你看看,“那个老头”是不是睡着了?我当时没有觉得任何可怕的,因为他就是平时的爷爷!

         后来等爷爷被人们穿上寿衣,放进冰棺,我就再不敢看了,等到入殓的那一天,爷爷被他们从冰棺里面抬出来,很多人都围在前面,我下意识地在后退,因为穿上寿衣的“那个老头”似乎不是爷爷了,好陌生,脸色发青,浑身冰凉,我不敢看,只是躲在后面,任凭他人挤到前面看“那个老头”最后一眼,但是我却没有勇气冲到前面去看,我怕看到爷爷“难看”的样子我会很害怕,从此都记住了这个样子,我没有上前,但时间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他在我面前被装进了狭小的木头盒子。

          从此我没有机会再看见“那个老头”,只是在梦里他还经常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有时候是六十多岁身强体壮的时,记得那时候爷爷养牛,总是一个人就能背得起一大篮子的青草;有时候是生病时骨瘦如柴的样子,面黄肌瘦,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有时候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孩,欣欣向荣,仿佛重生。每年的清明节前我几乎都会梦见“那个老头”,总是拐弯抹角地从我要东西,去年是要一副对联,今年是要一副桃木的手镯,反正是各种各样奇怪的要求。对联去年写了烧去了,今年的桃木手镯,据说鬼是怕桃木的,也不敢乱烧,给烧去了纸钱,想必自己也能购买吧!

          虽然“那个老头”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但是他却永远活在亲人们的心里,我们去看望他的坟冢,不是为了对方,更多的是为了自己,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岁月,正好有某人的存在,他与她和她们共同编织了我们曾经的岁月,曾经的记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杂说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回乡偶书,灵异故事之明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