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里的恐惧晚宴,荒山夜宴

引子 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的香气,有糖粉与酒精配合下的新鲜水果在文火慢煮中筋骨疲软之后的甜香;有混合了奶油的面团在炉火烘烤下逐渐膨胀直至酥皮后迸发的暖香;有各种肉类在平底锅里吱吱煎透了的浓香;更多的是令人一闻之下心生好奇又倍感痴迷的无法形容的香味。它永远似有似无地萦绕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山里,有时嗅得久了甚至说不上是不是真的有这味道,或者只是人们习惯性的幻觉。 这味道似乎成了一个谜,成了这山的一部分。 1,某个黄昏的下午,山路上走来三个年轻人。一位穿戴时尚的女孩,两个男孩,个头一高一矮。离开镇子前,羊汤的铺子伙计好心招呼过他们不要这么晚进山,危险不说,还更容易被大山迷惑走丢了路。但他们自傲得甚至没有答理他,径自匆匆踏上山路。看上去他们是有备而来,进山也不是旅行。 他怎么会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高个儿男孩杨宇拿着一份手绘地图走在最前面,一边走一边摸索着道路抱怨着。 是啊,连条正经的路都没有。华丽女孩郑舞费力地踩着脚底下的山石。 三个人中,只有矮个儿男孩薛翔一声不吭,只顾走路。他并不着忙,地图他也有一份,实际上三个人都收到了同样的手绘地图,同时还有一份请柬:请见信两日后前来赴宴。 他们认识发请柬的人,所以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前来赴约。 夜幕降临,筋疲力尽的三个人终于在林木最浓密的地方看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小楼,在漆黑寂静的山里显出异样的热情。等他们再走近些,便看到小楼的主人周铮就在门楼处等着迎接他们。 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周铮眯起眼微笑着说:请进,请进。 进入小楼,郑舞丝毫没有做客的拘束,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她脱下外套随手抛给周铮,径直走到餐桌旁舒舒服服地坐下,一边欣赏着自己新做的镶钻水晶指甲,一边摆出等待伺候的样子。 薛翔很老实地跟在周铮后面,一副很习惯的样子。不过从门口走到餐桌的短短时间里,他的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一副心事满腹的样子。 周铮清了清嗓子:大老远的请大家来,真是不好意思,现在我请大家吃饭。说完,他示意大家都坐下,他也习惯性地坐到那个离厨房最近的椅子上。 杨宇看着餐桌上摆放好的精美餐碟,有些大喇喇地对周铮半开玩笑道:你这顿晚宴不能让我失望啊,要是我觉得对不起走了那么长的山路,你可要小心喽。 周铮看着各自就座的客人,微笑道:晚宴马上开始,我相信在座的每个人都会满意的。

荒山里的恐怖晚宴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引子

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

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的香气,有糖粉与酒精配合下的新鲜水果在文火慢煮中筋骨疲软之后的甜香;有混合了奶油的面团在炉火烘烤下逐渐膨胀直至酥皮后迸发的暖香;有各种肉类在平底锅里“吱吱”煎透了的浓香;更多的是令人一闻之下心生好奇又倍感痴迷的无法形容的香味。它永远似有似无地萦绕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山里,有时嗅得久了甚至说不上是不是真的有这味道,或者只是人们习惯性的幻觉。

这味道似乎成了一个谜,成了这山的一部分。

1

某个黄昏的下午,山路上走来三个年轻人。一位穿戴时尚的女孩,两个男孩,个头一高一矮。

离开镇子前,羊汤的铺子伙计好心招呼过他们不要这么晚进山,危险不说,还更容易被大山迷惑走丢了路。但他们自傲得甚至没有答理他,径自匆匆踏上山路。看上去他们是有备而来,进山也不是旅行。

“他怎么会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高个儿男孩杨宇拿着一份手绘地图走在最前面,一边走一边摸索着道路抱怨着。

“是啊,连条正经的路都没有。”华丽女孩郑舞费力地踩着脚底下的山石。

三个人中,只有矮个儿男孩薛翔一声不吭,只顾走路。他并不着忙,地图他也有一份,实际上三个人都收到了同样的手绘地图,同时还有一份请柬:请见信两日后前来赴宴。

他们认识发请柬的人,所以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前来赴约。

夜幕降临,筋疲力尽的三个人终于在林木最浓密的地方看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小楼,在漆黑寂静的山里显出异样的热情。

等他们再走近些,便看到小楼的主人周铮就在门楼处等着迎接他们。

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周铮眯起眼微笑着说:“请进,请进。”

进入小楼,郑舞丝毫没有做客的拘束,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她脱下外套随手抛给周铮,径直走到餐桌旁舒舒服服地坐下,一边欣赏着自己新做的镶钻水晶指甲,一边摆出等待伺候的样子。

薛翔很老实地跟在周铮后面,一副很习惯的样子。不过从门口走到餐桌的短短时间里,他的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一副心事满腹的样子。

周铮清了清嗓子:“大老远的请大家来,真是不好意思,现在我请大家吃饭。”说完,他示意大家都坐下,他也习惯性地坐到那个离厨房最近的椅子上。

杨宇看着餐桌上摆放好的精美餐碟,有些大喇喇地对周铮半开玩笑道:“你这顿晚宴不能让我失望啊,要是我觉得对不起走了那么长的山路,你可要小心喽。”

周铮看着各自就座的客人,微笑道:“晚宴马上开始,我相信在座的每个人都会满意的。”

2

菜上来了。

第一道开胃菜是苋菜沙拉。又白又粗的苋菜根切成薄片,简单调味后摆在了每个人面前的盘子里。

他们的牙齿在感到咬感爽脆后,味蕾紧接着体会到苋菜的清香和一种仿佛不属于植物的奇妙味道。

郑舞点点头:“呀,真好吃!我还没吃过这么鲜的苋菜,是用鸡汤煮过吗?”

周铮微笑摇摇头:“我的大小姐,煮过后口感哪有这么脆。这苋菜是我半个小时前刚从楼后的菜园里拔出来的。而且鸡汤哪有这么鲜美。”

杨宇夹起一片苋菜看了看:“是不是种子与众不同啊——研发改良后的新品种?”

“就是普通的种子。不过我施的肥料有些特别而已。”

“是什么?”薛翔立刻问道。

周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一丝守株待兔的微笑说道:“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应该做的就是好好享受当前的美味。”

薛翔看了一眼周铮身后的窗户——外面就是菜园。他一声不吭地吃完盘里最后一片苋菜。

“那就快上主菜吧。”杨宇推开面前的空盘子:“几片苋菜还不够咱们塞牙缝的呢,我们走了那么多路,肚子早就饿瘪了。”

“主菜马上就来。不过无酒不成席嘛,我先去拿酒。”周铮起身下楼到地下酒窖拿上来一个圆肚细颈的玻璃瓶,晶莹剔透的酒,浸着一个青色的梨。

郑舞好奇地看着瓶子里的梨:“哇!这么窄的瓶颈,梨子怎么能完整地进去呢?”

“当梨花快谢,长出还未成形的幼果时,就用酒瓶把它罩住,继续培养,这样梨子就会在酒瓶肚里慢慢长大,成熟之后剪断枝梗,注入白酒,就可以酿成梨酒了。”周铮指了指身后的窗外:“你们来的时候可能没注意,菜地旁边就种着一棵梨树,果实累累,都罩着玻璃瓶,还真是好看呢。晚上看比白天更妙,楼里的灯光照得每一个玻璃瓶都闪闪发光,好像灯笼一样,很美丽。”

“我现在就想去看看。”郑舞两眼亮晶晶饶有兴趣地站起身。她就喜欢美丽的东西,而这个世界上,她觉得最美丽的就是钞票,因为它能带来其他所有美丽的东西。

“我也想看!”薛翔也立刻起身,带着兴奋劲儿,对有些不以为然的杨宇说:“一起去看看吧,咱们都饿了半天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周铮带着三人来到楼后的种植园,经过苋菜地时,薛翔放慢了脚步,他留意到拔出苋菜的坑里残留着几个小小的白色东西。

趁着没人注意,薛翔迅速蹲下身捡起一个放进衣兜里,他摸了摸,这东西又硬又细。

大家走到了梨树下,看着别人都在抬头欣赏着“梨灯笼”,薛翔把摸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白色东西拿出来,就着玻璃瓶的反光迅速看了一下——

他觉得头皮发麻,那白色东西似乎是一截白森森的指骨!

薛翔忽然就想到下午进山前村民说的游人失踪的事,他嘴里还留着苋菜的鲜味,但脊背上却蹿起一道道寒意……

“好了,回去吧。我看大家已经饿得够呛了。”周铮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薛翔,对另外两人说:“瞧他,饿得脸都发白了。”

3

回到餐桌旁。

周铮端着一口锅从厨房走出来,三人好奇地看到锅盖那里不同寻常地凸出几个圆圆尖尖的东西。当周铮把锅放到餐桌上时,他们才看清那是几个张牙亮齿的蛇脑袋。

周铮在三人的注视下,将一个蛇脑袋往上一拔,一条皮肉掉得丝毫不剩的长骨跟着蛇脑袋离开了锅,锅盖上出现了一个圆圆的洞,扑鼻的浓香喷薄而出。

在他一个接一个地去头去骨后,弥漫开来的香气已经让客人们垂涎欲滴,尤其是杨宇,喉头上下直动,简直要从嗓子眼里伸出利爪来攫取美味。

周铮掀开锅盖,汹涌的香味彻底淹没了每个人。他笑眯眯地将锅里的蛇肉分到各人面前的盘子里,喷香的肉软烂得入口即化,每一丝纤维都被秘制香料所沁透。

“太棒了!这肉怎么能被你烹饪得这么香?!”杨宇啧啧赞道,看着那上面被钻了好几个圆洞的锅盖,忍不住问道。

周铮笑道:“把活蛇放进加好调料与高汤的锅里,然后盖严锅盖,锅底生火。随着锅里的温度越来越热,临死状态下的蛇会一边激烈大动一边急切寻找出口,当它们钻出直径只有它们脑袋大小的圆洞时自然就被牢牢卡住了。蛇的身体在高温的锅里急剧扭动,充分搅动了几十种调料入味,并且在密封状态下,香味百分之百地保留在锅里。在死亡倒计时中,露在锅外面的蛇头会渐渐张开嘴巴,这时,独一无二的蛇羹就差不多完成了。”

郑舞很欣赏地看了看那些只剩下头和长骨的蛇,喝着佐餐的梨酒,冲周铮露出美丽的微笑,赞道:“太棒了!这道蛇餐一定能卖大价钱!”

薛翔不安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这做法,是不是有些残忍啊?”

郑舞一口喝光水晶杯里的梨酒,不屑回应薛翔的话。

杨宇马上过来插嘴:“这种虐食也是一门艺术,懂不懂啊你!”

薛翔看了看他俩齐向周铮拍手称赞的样子,背上的寒意全变成黏哒哒的冷汗。

“我要先去一下洗手间。”喝了不少梨酒的郑舞一边起身一边对周铮娇嗔:“听着!一定等我回来以后再上下一道菜。”

“当然,我的大小姐。”周铮一边笑着答应,一边给她指了指一楼附带卫生间的客房方向。

郑舞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青春娇媚的脸庞,满意地笑了笑,她对自己的脸蛋从来都很有自信。而且不光脸蛋出色,自己的身材也毫不逊色,尤其是一双美腿,线条优美,肌肉匀称,总能牢牢吸引男生的目光……

正对着镜子孤芳自赏时,郑舞忽然感到左小腿上有什么东西麻兮兮地爬上来,低头一看,差点儿叫出来——一只蠕动着的蚂蝗正一弓一弓地爬上来,扭动着的头部似乎正在选择在哪块血管最丰富的皮肤上下口。

郑舞狠命地猛拍小腿,把那只蚂蝗震下来,然后一脚踩死!

卫生间里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东西?!她按着心脏狂跳的胸口环视着这十几平方米的房间,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除了那幅浴帘似乎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动着,可窗户是紧闭着的,一丝缝都没有。

浴帘不仅令人不安地微动着,而且还不寻常地在没人洗澡的情况下整幅拉开。

郑舞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她慢慢走近浴帘,伸出手,猛地将它拉开——满满一浴缸成千上万只蠕蠕扭动着的蚂蝗毫无遮挡地出现在她面前,而浴帘上的蚂蝗也是密密麻麻,诡异得触目惊心……

4,郑舞尽力保持平静回到餐桌旁坐下,杨宇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怎么去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吗?”

郑舞看到装在一个大沙锅里的第三道菜已经放在餐桌中央了。周铮拿掉锅盖,里面是一整只半浸在浓汤里的小猪。他拿起一把刀在它身上开动,一片片地切下来,肉皮又软又弹,脂肪嫩滑半溶,瘦肉丝丝软烂。

周铮好似片烤鸭一样让每一块都有皮有肉有脂肪,然后分到客人们的盘子里。

杨宇用筷子轻轻夹起,肉在筷尖上颤巍巍的,一看就知道煲的功夫到家。他满意地吞下一块几乎滑不留口的肉后问道:“这小猪一定煲了很久吧?”

“这算什么,准备这道菜的时间更长呢。”周铮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纹丝不动的郑舞:“大小姐,怎么不尝尝?”

“我,我这段时间对肉类过敏。”郑舞把面前的盘子推开了一些,装出不能碰肉的样子回答。

薛翔冷不丁地说道:“我看你刚才吃那道蛇羹时,胃口好得很呢!”

“这个,其实……”郑舞很讨厌地看了一眼多嘴的薛翔:“其实我是对猪血过敏。”

杨宇冷不丁地说道:“我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对猪血过敏。”

郑舞被两个赴宴同伴看得很不舒服,忽然感到心跳速度快得难以形容。

“你完全可以放心享用这道菜。因为我保证这只小猪的体内,一滴血也没有。我研究了很久才发现,血这种东西,要么极度充分,要么一点没有,肉类烹饪起来才会好吃。”周铮笑看郑舞,两眼闪烁着光芒:“这两种极致状态,很有点像咱俩的情形呢,是不是啊大小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郑舞被周铮看得头皮发麻,脸上浮出极不自在的笑容,先前刚到达小楼那会儿对他的颐指气使像漏气的皮球一样瘪下来。

“可是!”薛翔忍不住问道:“就算把肉泡在水里再长时间也不会完全把血放干净啊。”

周铮点点头:“对啊,普通的方法当然不可能。所以我用了一些小东西帮忙。不光把小猪体内的鲜血吸得干干净净,而且也让它几乎毫无痛苦地死掉。”

“什么小东西?”薛翔禁不住两眼放光地问道。

“还是那句话: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秘密。”周铮眯起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说。

薛翔看到周铮眼睛里已经完全没有了笑意,那目光仿佛一直看到他心里,不由得想到不久前刚刚听过类似的话,下意识地按了按那节还在自己口袋里的白森森的指骨,面色顿时一僵,想说点什么却没有了出声的力气。

杨宇饶有兴趣地乐了起来:“难道你还给这小猪施行了安乐死?哥们儿,我倒想问问,如果要给人用这种安乐死的方法,需要多少那种小东西呢?”

周铮抬起头想了想,然后笑吟吟地环顾三人说:“我想,那大概需要满满一浴缸吧。”

郑舞浑身立刻冷冰冰麻兮兮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看着若有所思的薛翔和兴致颇浓的杨宇,嗓子一阵发紧。

5,接近晚宴尾声的主食是一道素面。

周铮说是用清水拌和面粉,切成细细的面条,再用清水煮熟,加上一点清酱。

杨宇有些失望地看了看面前那一小碗白面条,这做法听起来实在是“清”得有些乏味,有点提不起兴趣,他看了看另外两人,好像比他更没胃口的样子。

周铮却保持自信的微笑:“先尝尝看啊。”

拿起筷子一尝,杨宇才惊觉味道好得不得了!三两口就干掉了碗里的素面,还意犹未尽地嫌周铮盛得太少了:“哥们儿,这种美味多多益善啊,才这么一小碗!”

郑舞和薛翔尽管已经食不甘味,但不想被周铮发觉自己的不安,也勉强挑了几根进嘴里,再没心思也不得不承认,味道确实非常鲜美。

“别看就这么一小碗,可费工夫了。”周铮对杨宇笑道。

“这绝对不是一般面粉做的。”杨宇说:“这肯定也是你不愿意说的厨师秘密吧?”

不料周铮却摇了摇头,对他笑道:“事不过三,我总是什么都不说的话,也太吊大家的胃口了。再说这道素面的准备过程,你一定感兴趣。”

杨宇也笑了:“那就别卖关子,快说吧。”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用肥嫩的小鸡,活着把肉片切下来,调和上精细面粉搅拌均匀后晒干,再用石磨磨成粉,用细箩筛过。这样做出的清汤素面,不必任何调味,已经鲜美可口。”

欣赏虐食艺术的杨宇说道:“这真是复杂的‘素’,阴深的‘清’啊。我不得不说你在烹饪方面太有心机了。”

“是吗?”周铮笑道:“能得到你这样的美言,真是太不容易了。”

“是吗?不过美言多了就不稀罕了,会渐渐麻痹你的进取心哦。我发现我对你说的美言越少,你越能给我拿出一些惊喜来。”杨宇也笑了起来,他灵活的手指职业病一般不由自主地玩转着像笔一样的筷子,他明白周铮什么意思,因为长久以来,他对他极少“美言”,劈头盖脸的都是让他痛苦郁闷的“霉言”。

“哦——”周铮的脸上浮出仿佛恍然大悟的微笑,不过这笑,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

“哥们儿,像你这样的烹饪奇才,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的,你都做过菜了吧?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是你没吃过的。”杨宇用餐巾擦了擦嘴。

“还有一样。”周铮看着三位客人,笑眯眯地一字一句道:“人肉。只有这个没吃过。”

杨宇脸上的笑容冻住了,而本来就没怎么吭声的另外两人,现在更是死一般地保持沉默。

越来越重的无形压抑下,只有周铮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目光在客人脸上游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就在紧张气氛快到达顶点时,他率先起身:“饭后走一走有益消化,我领你们出去散散步,各处看一看,怎么样?”

“好,太好了。”三人几乎同时起身,迫不及待的劲头显出他们刚才都如坐针毡。

6,“这是你们刚才已经看过的菜园和梨树,左前方那里是牲畜棚和鱼塘。”周铮一边指了指西北方向,一边朝东北方向走去:“那儿是我的花房和养蜂室,咱们过去看看。”

三人默不做声地跟着周铮,寂静的夜里,脚步声显得清晰又沉闷。不知为什么,他们既不想和他走得太近,又觉得背后冷飕飕的有股生不完的寒意……

蜂房是普通的木屋,花房是普通的玻璃温室。薛翔和杨宇正觉得紧张情绪有所缓解时,忽然听到郑舞一声尖叫。

郑舞“啊!”了一声后,身体下意识地猛然跳开——在她原来站着的地方,有位仆人模样的老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好似幽灵一般悄无声息,个头不高,衣着黯淡,眉眼在夜幕之下看不清楚,要不是刚才他对离自己最近的郑舞说了一声低沉的“欢迎!”她根本不知道身旁还有一个活人,一个不起眼到几乎隐形的活人。

老仆一边微微弯着腰对那两个显然也感到意外的年轻客人,恭敬地说着“欢迎,欢迎!”一边把手上拿着的一包东西交给周铮:“今天下午刚刚带回的蔬菜种子,这次的品种多,分量也不少呢。”

周铮掂了掂那包种子,对老仆笑道:“那咱们可得准备多一点肥料了。”

“是,而且储备肥料已经用光了,得抓紧时间准备。”

薛翔拼命扶着一旁的花房的玻璃墙才支撑着保持站立姿态——他的腿脚已经不由自主地发软,口袋里那节冰凉的指骨仿佛变得好似火炭一般灼人。

“对了,你去一下储藏室,我发现昨天交代你的活儿还没干呢。”周铮朝小楼指了指,老仆立刻一边答应着一边快步走过去。

“来,朋友们,看看我的花房。”周铮说着打开花房的灯,笑眯眯地做出“请进”的手势,饶有兴趣地看着神色不安甚至仿佛有些瑟瑟发抖的三人鱼贯而入。

不大的玻璃房子里,生长着各种茎叶,但是谁都不知道种的是什么,因为每个枝头上都是白色的棉纸包,把花朵都严严实实地罩着。

“当每一朵花长出蓓蕾后,我就把它用这种棉纸包起来,这样从花朵散发第一丝香气时,它的芬芳就地聚集在纸包里,不会无谓地散到空气中浪费。等花朵生长到怒放状态时,我才撤掉这些棉纸包,让蜜蜂闻香而来,用这样芬芳凝聚的精华花粉酿造出来的花蜜,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人间极品。”周铮侃侃而谈,忽然戛然而止,微笑着细细打量神色僵硬的三人,慢慢柔声道:“怎么你们都这么沉默啊?是不是刚吃完饭,血液都跑到胃里消化去了,没什么精神?个个都有点心不在焉嘛。”

“很特别的养花方式啊。”郑舞勉强咧开嘴,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特别,特别,很特别……”薛翔喃喃附和,不住地吞咽口水掩饰紧张不安。

杨宇也逼着自己开口:“我刚才还奇怪呢,怎么进了花房,也闻不到一点花香呢。”

“哥们儿,可千万不能有一丝花香泄漏啊,否则旁边蜂房里的小昆虫可要立刻蜂拥而至,那些被我那老仆熬得快要饿到发疯的蜜蜂,我觉得它们已经被压抑得有点变态了,所以哪怕你只被轻轻蜇一下,可能就该轮到你发疯了。”周铮看着三人赫然大变的脸色,立刻安慰道:“别怕,别怕,一会儿回去吃了饭后甜点蜂蜜蛋糕,我想你们会立刻忘掉现在不愉快的感觉。”

回到小楼,大家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茶具和扣在玻璃圆罩里的蜂蜜蛋糕,圆润金黄。周铮一边说着“晚上的风开始凉了”,一边一扇接一扇地去关上四面的窗户。薛翔看着他一扇扇地关窗,“密室”的感觉在他头脑里越来越强烈。

杨宇一边帮着去关楼梯边的窗户一边留意到楼下储藏室传上来的敲击和打磨金属的声音,让人一阵阵头皮发紧……

关好所有的门窗后,周铮看到杨宇还站在那里,边说道:“哥们儿,帮我就近去储藏室看看吧,要是老仆的活儿干完了,让他也上来喝杯茶休息休息。他也够累了,而且明天还有不少活儿要干呢。”

杨宇依言慢慢顺着光线昏暗的楼梯下到储藏室,那里堆满了各种烹饪的器皿工具和乱七八糟的东西,刚才一阵阵的敲击打磨声还在继续,可是老仆呢?他压根看不到!

杨宇的头皮发紧得有点揪疼了,慌乱之中,脚步一滑,滚下了最后几道阶梯,手脚瘫软地坐到地上时,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口巨大的钢锅,高度一米,直径一米。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敲击声消失了。正准备要站起来时,他赫然看到老仆的头在巨锅边上冒出来!大骇之下,他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瞪得爆出来了!

“你!!!你在干吗?!”

“补锅啊。”老仆一边说着一边保持着下人谦卑的微笑在巨锅里站直了身体,然后有些费力地拿着工具从锅里跨出来。看样子他刚才是跪着去补有些漏了的锅底,听到杨宇滚落下来的动静,才直起身体看看怎么回事。

杨宇顾不上老仆朝自己伸出要拉他起来的手,瞪着那口足能装下一整个人的巨锅,想到周铮说自己唯一没吃过的东西,这时鼻子里又闻到了一丝两个小时前刚刚闻过的熟悉香气——蛇羹的汹涌喷香,这才发现地上围着那口巨锅摆放着一袋袋的各种香料。

还有刚刚听到的那句周铮对老仆说的话——“明天还有不少活儿要干呢”……

杨宇猛然觉得刚才看见的不是老仆的脑袋!

老仆忽地走近杨宇,极其谦卑地弓起身,脸上堆起笑容,伸出一双枯瘦干硬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说:“走,咱们上去吧,别让大家等急了。”

杨宇身不由己地被他拉住,感觉到在老仆人满脸的皱纹中,一双眼睛闪着异样的光。

扶着杨宇走上楼梯,回到餐桌旁,老仆殷勤周到地为每个人倒上红茶,然后拿着一把餐刀,手法精准好似拿着手术刀一般将蜂蜜蛋糕极其均匀地切开,一一分到每人面前的骨磁碟里:“请慢用。”

周铮细细品完最后一口蛋糕,看了看三位食不甘味的客人,笑道:“看来今天下午大家走的山路太多,都累了。那就该好好休息,我带你们去客房吧。”

小楼有三层,每层都有一间客房。

杨宇迫不及待选了离地下储藏室最远的三楼。

郑舞打定主意不要和满浴缸蚂蝗同层的一楼,这倒好解决,因为薛翔愿意住在一楼,于是她住进了二楼的客房。

“山里没什么电视娱乐,手机信号也几乎没有,大家就洗洗睡吧。”周铮笑眯眯道,忽然想起什么:“跟你们说啊,山里怪路纵横,白天没有我的地图都特容易迷路,更别提晚上了。所以如果你们有谁实在睡不着,与其想自己出去走走散闷,不如来找我下下棋。”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1

2,菜上来了。 第一道开胃菜是苋菜沙拉。又白又粗的苋菜根切成薄片,简单调味后摆在了每个人面前的盘子里。他们的牙齿在感到咬感爽脆后,味蕾紧接着体会到苋菜的清香和一种仿佛不属于植物的奇妙味道。 郑舞点点头:呀,真好吃!我还没吃过这么鲜的苋菜,是用鸡汤煮过吗? 周铮微笑摇摇头:我的大小姐,煮过后口感哪有这么脆。这苋菜是我半个小时前刚从楼后的菜园里拔出来的。而且鸡汤哪有这么鲜美。 杨宇夹起一片苋菜看了看:是不是种子与众不同啊——研发改良后的新品种? 就是普通的种子。不过我施的肥料有些特别而已。 是什么?薛翔立刻问道。 周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一丝守株待兔的微笑说道: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应该做的就是好好享受当前的美味。 薛翔看了一眼周铮身后的窗户——外面就是菜园。他一声不吭地吃完盘里最后一片苋菜。 那就快上主菜吧。杨宇推开面前的空盘子:几片苋菜还不够咱们塞牙缝的呢,我们走了那么多路,肚子早就饿瘪了。 主菜马上就来。不过无酒不成席嘛,我先去拿酒。周铮起身下楼到地下酒窖拿上来一个圆肚细颈的玻璃瓶,晶莹剔透的酒,浸着一个青色的梨。 郑舞好奇地看着瓶子里的梨:哇!这么窄的瓶颈,梨子怎么能完整地进去呢? 当梨花快谢,长出还未成形的幼果时,就用酒瓶把它罩住,继续培养,这样梨子就会在酒瓶肚里慢慢长大,成熟之后剪断枝梗,注入白酒,就可以酿成梨酒了。周铮指了指身后的窗外:你们来的时候可能没注意,菜地旁边就种着一棵梨树,果实累累,都罩着玻璃瓶,还真是好看呢。晚上看比白天更妙,楼里的灯光照得每一个玻璃瓶都闪闪发光,好像灯笼一样,很美丽。 我现在就想去看看。郑舞两眼亮晶晶饶有兴趣地站起身。她就喜欢美丽的东西,而这个世界上,她觉得最美丽的就是钞票,因为它能带来其他所有美丽的东西。 我也想看!薛翔也立刻起身,带着兴奋劲儿,对有些不以为然的杨宇说:一起去看看吧,咱们都饿了半天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杂说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荒山里的恐惧晚宴,荒山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