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之乔麦森一家,聚散流年

壹 我又看到乔麦森在哭了。 在我放下书包的时候,抬起头就看到他眼睛红肿。察觉到我的视线,他匆忙背过身去抹眼泪。 乔麦森是我的同桌,他是男孩儿,我是女孩儿。一个月前他转来我们班时,指着我对老师说他要坐在秦小墨旁边。 乔麦森成为我的同桌后,总是想方设法地与我搭话,我觉得这男孩儿很讨厌,从不答理他。就算每天都会看到他哭,我也懒得问为什么。 我讨厌软弱的男孩子,尤其讨厌总是意图勾搭我的软弱的男孩子。 可是今天乔麦森哭得有点不一样,放学时他就趴在桌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拼命压抑的抽泣声让我觉得不舒服。我本该抓起书包飞快跑掉的,可是我忽然觉得乔麦森很可怜,他好像有自闭症似的,班里没有人和他玩,就连我这个同桌也不理他,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问道:乔麦森,你怎么了? 他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看我,问我,秦小墨,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哭吗? 为什么? 为了你。 我迅速地白了他一眼,就为了我不理他这件事,一个大男生就整天抹眼泪?我很不屑地看着他,毫不客气地说:乔麦森你真没出息。 乔麦森低下了头,没有言语。 过了一会儿,就在我要走开的时候,乔麦森突然拉住我,用恳求的语气问: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我疑惑地望着他。 你能不能帮我补习功课? 乔麦森看起来软弱无助,让人不忍心拒绝,尤其是他又加了一句话,我会给你补习费的,秦小墨,你帮帮我吧。 我当机立断,说:好。 不是我市侩,也不是我拜金,只是我需要钱,非常需要。只要给我钱,我什么都干。 贰 让我没想到的是,乔麦森家里这么有钱。他住在一所装修精良,豪华阔气的欧式别墅里。 我来的第一天,见到了乔麦森的爸爸、妈妈和一个妹妹,他们全都聚集在客厅里,笑盈盈地望着我们。乔麦森没有跟他们说话,直接把我领到了他的房间,连打招呼的机会也不留给我。 原来乔麦森在家里也是这么自闭。补习结束后,乔麦森的妈妈给我们端来了水果,她是个保养得很好打扮也很贵气的女人,看起来端庄淑雅,讲起话来很温柔,我心里对她的好感不由增加了几分。 乔麦森闷不做声地写我留给他的题,乔阿姨把我叫了出去,她温柔地对我说:小墨啊,我们家小森还请你多费心了。他有点不爱说话,在家里也一直这样,我很着急,还请你帮帮他,多多与他交流。 我点点头,刚刚茶喝多了,忽然有点想上厕所。我问:阿姨,卫生间在哪里? 她指着前面,笑着告诉我,拐个弯就到了。 我走过去,边走边感叹这个家还真是大,说不定我这个路痴一不小心都会迷路。我刚拐了弯,头顶的灯忽然就熄灭了,窗帘刷地一声拉上,在地上投下厚重的阴影。我的脚步像被冻住般定在原地,在这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的寂静中,突然间一声啼哭传进我的耳中,虽然微弱,却如此清晰,像是来自幽冥的召唤,让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战栗着转过身,隐约听见叩门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找寻声音的来源,一步一步悄悄地靠过去,心在怦怦直跳。直到我来到一扇房门前,这时抽泣声不见了,叩门声也不见了,我正疑惑刚才是不是自己的幻听时,一个细微尖利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放我出去 虽然只隔了一扇门,却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那样虚无缥缈的声音。我先是一愣,但很快鼓起了勇气,伸出手去,就在刚要搭上门把手时,头顶的灯又亮了。这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我一惊,我连忙下意识地缩回手,然后匆匆离开了这扇门。 我看到乔阿姨正站在窗边拉开窗帘,外面已经雷声轰鸣,她看见我,冲我笑笑,说道:这全自动窗帘好像有点坏了,还没到时间怎么就拉上了呢? 我也僵硬地笑笑,说是啊,阿姨我还有事,先走了。 乔阿姨看着我,她脸上的笑容在闪电的映照下有些古怪。我看着她,她忽然走近我,我一愣,她的手已经搭到我的头上,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小墨,外面下雨了,我给你拿伞。 她的身上有好闻的香水味,我嗅到了奇异又温暖的味道。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1

聚散流年(17)洋洋

文/墨安泊

许海洋没看见我,他似乎买了很多东西,和李姐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东西往厨房去了。

我呆在那里,就那么傻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钱阿姨和许海洋一起从厨房出来。

钱阿姨对这我说,“小楠,这就是我儿子。洋洋。”然后对许海洋说,“洋洋,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好心眼的姑娘,我崴脚那次遇见的。”

我看着许海洋,他也看着我,似乎有点儿惊讶,似乎有点儿迷惑。我忽然很心虚,怯怯地叫了一声,“许总。”

钱阿姨笑起来,对我说,“你这孩子是咋了,这是叫什么呢?又不是做生意。就随着我们叫洋洋吧,他比你大不了几岁。”

许海洋看着我,然后笑了,说,“我妈妈一直和我叨唠,她摔了一跤,把脚崴了,结果碰见个好心的姑娘,把她扶起来不说,还帮她把摔坏的手机捡回来,还借手机给她打电话回家。还说这姑娘如何懂事儿……”

我咬牙,“许总!”

老太太似乎看出什么,突然说,“你怎么知道他姓许?我没告诉过你呀?你们认识?”

许海洋笑笑,说:“周斌的手下。去年来的。”

老太太几乎是惊呼,“太好了!”然后没说别的竟然冲向厨房,一边走一边说,“李姐,李姐,他们认识。”

许海洋看着我,我忽然觉得无趣而气愤,我伸手拿起沙发上的书包说,“许总,我走了。你和你妈妈说一声吧。”

我从他身边走过,刚迈了两步,就听许海洋在后面说,“现在走有点儿晚了吧。”

我顿了一下,这话听着让我很不舒服,我没回头,说,“一点儿也不晚,天还亮着呢。”

许海洋从后面伸手拉住了我的书包,我用力抻了一下,没动,我回头瞪着他。

他看着我,突然说,“你就那么讨厌我?”

我一愣,“我哪里讨厌您了?”

他说,“那你走什么?”

我一时语塞,看样子他完全不知道他妈妈要牵线儿的意图。我只好说,“我不知道钱阿姨的儿子是您。”

他说,“失望了是吧?原来一定以为是比贝克汉姆还帅,比比尔盖茨还能干是吧。”

我忍不住笑了,但是又赶紧板起脸来说,“可不是,结果呢,居然出现的是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许海洋看着我,微笑,说,“我说呢,原来你还真是讨厌我,先说我眼睛小,然后好不容易和我吃了顿饭,又无缘无故不理我了,看见我坐电梯,都改爬楼梯了,十八层,也真不嫌累!”

我一愣,那次我躲他竟然被他发觉,那其他的时候呢?他是不是也发觉了呢?我忽然觉得很尴尬,再怎样,他也是我老板,而且我其实从来也不讨厌他。我不由低下了头,心里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可以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手里的书包被许海洋一把拉过去,“走,我带你四处瞧瞧,这小区里还有一个湖呢。”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说完伸手拉着我就往外走。到门口喊了一嗓子,“妈,我们出去溜达一下,一会儿就回来。”然后没等他妈妈回答,就拉着我出了门。

我就那么被他拉着往前走,走过两栋别墅,他停下来,说,“看,我说有个湖吧。”

我抬头,果然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岸边还有个很别致的小码头,拴着一艘小木船,有几把长椅在湖周围散落着,湖边的柳树下面花花草草正茂盛。

许海洋走到最近的一把长椅边上,看了看我,在一头坐下,然后指指另一边,“坐。”

我也只有坐下,看着水面上随风摆动的柳枝的倒影,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说吧。怎么回事?”

我转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觉得,也许告诉他是最好的方法吧。

我看着湖面荡漾的水波,详细给他讲了我是怎么认识他妈妈,她怎么给我打了电话,怎么一起吃了两次饭,今天又是怎么来的。犹豫了一下,要牵线儿的事我还是没说。

我说完转头看他,他也看我,说,“我不是问这个,这些我妈都和我叨唠无数回了。我是问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心里暗骂:不问这个你不早说,让我费这么多吐沫?我没好气地回答,“我哪里躲着您了,您是老板,我一个小员工,巴结还来不及呢!”

他突然笑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被他用的这个词吓了一跳。他又接着说,“那你今天还不好好巴结一下?”

我几乎张口结舌了。

许海洋倒是一副胜利的样子,说,“走吧,回去吃饭。”

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受的一顿饭呢。钱阿姨和李姐几乎从头至尾兴高采烈,许海洋也是,只是经常话里有话地刺激我一下,我除了低头吃,只有随口“嗯,啊”答应的份。

许海洋对他妈妈真的是非常不错,钱阿姨叨唠他都一一应着。钱阿姨数落他,他也不还嘴,只是一个劲儿点头。在公司还真是想不到许海洋会有这么无害的时候。

吃完饭,我陪着钱阿姨聊天,许海洋在旁边偶尔插一句嘴。快两点的时候,我说要回去了。钱阿姨让吃了晚饭再走,我说我回去还有事情。

还吃晚饭?这顿中午饭吃得我都快憋闷死了。

钱阿姨突然说,“洋洋,你什么时候回去呀?要不你早点儿走,送小楠回去吧。公交车不好坐。”

我赶紧说,“不用,不用。我就坐公交来的,挺方便的。”

许海洋看看我,又看看他妈说,“妈,您这还是第一次要我早点儿走呢。”

我听了,心里简直要笑死。

钱阿姨一点儿也没觉得不妥,接着说,“要不你送完小楠再回来?”

我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在心里替许海洋抱不平。

许海洋说,“得了,我还回来?您真不心疼您儿子!我不回来了。”说完,看着我说,“走吧!我要不送你,我妈估计得唠叨我一个月。”

我和钱阿姨说了再见,和李姐说了再见,上了许海洋的车之后,钱阿姨突然跑来敲窗子,“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我今天晚上给你打电话。”

许海洋问,“考虑什么?”

钱阿姨说,“没你的事儿。把小林给我安全送到了。小心开车。”

车刚启动,许海洋就问,“考虑什么?”

我狠狠地说,“没你的事儿。”

他转头看我一眼,“小脾气还挺大。我可没惹你。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妈要给你介绍对象!”

我一惊,莫非他知道了?

许海洋看我,“哈哈,我猜对了吧!我就知道。我妈现在实在是闲得没事干,逮着谁给谁介绍对象。谁呀?我妈要把你介绍给谁呀?有照片没有?没准我还认识呢。上次我妈还问我有没有男孩子呢。”

我没理他,不过心里松了口气,他还不知道。许海洋不依不饶,一定要问个究竟。我看着他真想一咬牙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他,但是终于没有说出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发布于杂说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怪谈之乔麦森一家,聚散流年